碧色寨、郑营和陈鹤亭
叶伟.2010年9月
 

 

不久前去了趟红河州,游览了石屏、建水和蒙自。云南的地州县好东西很多,主要是吃吃喝喝,游山玩水了。我父亲曾经在蒙自机场当兵,所以带老人家故地重游一番,老人相当高兴。以前的兵城已经看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州府。30多年前的记忆已经找不到的印证,哪怕是有着过桥米线传说的南湖也是扩建重修的了,但有个地方是我一定要去的,那里有个寄托,一个心愿。

从昆明出发先到的地方是石屏。那里有著名的石屏豆腐,我们一到就到处找豆腐厂,准备品尝一下正宗的石屏豆腐。问清楚路的情况下就顺着弯弯曲曲的老城民居间闲逛,看看早就在昆明消失了的儿时记忆中的石板路小巷,可以飞檐走壁的瓦房。时不时和女儿讲讲民间故事,间接了解曾经的昆明。她们来晚了,在建造现代化大城市的鼓噪间,昆明已经没有留下什么了。仓廪实而知礼节,在匆忙挣饭吃的同时,无意中造成文化的流失,等吃饱了却是无限的惆怅。无论多高多大的楼宇,总感觉玻璃幕墙的刺眼,青青瓦楞间的小草却格外亲切。静静的石板路没有滚滚人流,没有忙乱的信号灯,看到的是无限的遐想,心里踏实,时间真的会走慢。目的地到了,可以细细品味烧豆腐了,边吃边聊当中露出的感概被摊主发现,他说:“你要到郑营看看。”郑营?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?

第二天在石屏异龙湖的农家船上悠哉游哉的吃着鲜鱼,穿梭在荷花海里,湖光山色美不胜收。无意中心里又是一番感概!异龙湖在云南高原湖排第四,昆明的滇池排第一,现在滇池已经死了,才跑到老四这里来,老四千万不要也死掉啊!我再次向人打听清楚郑营的行车路线,弃船上岸,直奔郑营。据说离石屏不远,7-8公里就到了。郑营已经成为政府特意保留的民居建筑群,所以看着蛮漂亮的。一进村是村民的民间宣传画走廊。不知是给村干部看的还是给我们外来游客看的,相当具有时代特色,就是农民式的反腐倡廉漫画,呵呵!民居还不错,宗族祠堂更不错。除了民国时期石碑字上面凿了些麻花点,心里猜也猜得出是怎么一回事,求证村里的老人,老人那个气,破四旧,还花钱请人干的,很是一笔钱啊!

“到前面看看,有红灯笼的那个门进去。”我顺着他指的路下去,进到一扇普通门里,震撼!绝对的震撼!我没有别墅,但和搞建筑的朋友参观过昆明的许多别墅楼盘,参观完的感觉就是,有钱还是真好。但对建筑的震撼只有看见这样的房子才会。在巍山我看见过,在楚雄我看见过,在郑营又出现了。中国人的大宅院完全是一个自己的王国,一大家子在里面各安其位,外面的喧嚣丝毫不影响主人的悠闲自得。具体的建筑风格留给建筑专家研究,我们外行就凭直觉。外面根本不可能想象里面,除非你进到里面,中国人的深藏不露!如果是个小偷强盗进入,二层上面密密麻麻的枪支一出,你只有跪地求饶。这是谁的大宅?陈鹤亭?不知道,呵呵!

 

后来我们到了蒙自,专门在南湖旁的宾馆住下,傍晚游南湖,看到几个铜的塑像,有个做在茶座旁的吸引了我的注意。茶杯总是能吸引我,呵呵!居然又是陈鹤亭!“个碧石铁路公司总理”,是有点来头的,我朦朦胧胧的感觉到我要去的地方和这个人可能有关。我要去一个叫碧色寨的地方,一个小火车站。离蒙自不远的地方。它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个有两种规格铁路的小站。

碧色寨是一个法国和中国在上个世纪利益冲突又融合的地方。中国第一条也是唯一一条私营铁路--一个碧石铁路的起始点。到云南的朋友听说过云南十八怪之一,火车没有马车快。呵呵!这个车慢的可以,慢得浪漫,据说有一次,一个卖簸箕的老人坐在车门口,一阵风将她的一个簸箕吹到车下,她想都没想就跳下车,拣起簸箕又来追火车,居然顺利地回到了车上。还有乘客嫌火车过隧道时煤烟呛人,就下车爬坡等候钻洞出来的火车。碧色寨体现云南的一个特点,要接触外面的世界,但我的地盘我做主!你法国人从河内修米轨铁路来了,到了这里对不起,呵呵!变成寸轨(0.6米)了。路权,就是权。抢得过抢不过是一回事,不敢抢那就是孬种。怎么抢又能把事情做好,那就是智慧了!都说云南人性格是温吞水,千万不要轻视!股市最怕温水煮青蛙,那是逃不掉的。大到蔡锷、唐继尧的率先反对袁世凯称帝,细到这几个云南乡绅挣个路权。由于资金紧张,发行股票集资又要防止外国人染指。个碧石铁路公司1919年发行的股票上,专门印有一段话:“卖与非中国人本会决不承认此据”!呵呵!这样的股票怕是世界仅有的了。我说过我是带着心愿来的,我的外祖父,年轻时候来到这里打工,看样子是和现在的合资企业员工一样的了。在昆明我外曾祖父是个厨师,有个老字号的。一方面是逃兵役还是年轻人向往新奇的工业革命,总之不愿学厨艺就跑过来了。结果就是一铲子拍翻法国工头后逃回昆明了,踏踏实实做了一辈子的厨师。他老人家在世时常常和我讲起滇越铁路,很想再回去看看。十年前到这些地方是专业司机和专门有任务的人才会来的,路难走啊!现在不同了,都是游手好闲之徒来了。我站在这锈迹斑斑的铁路上,心里又踏实了!

转载点资料:个碧石铁路,三条线,经过碧色寨、个旧、到石屏,连结滇越铁路到石屏,创造了很多个历史之最:中国人最早自己修建的铁路、历史上最小的铁路、效益最高的铁路、运行世界上最小的火车、速度最慢的铁路、历史上唯一发行货币的铁路公司、历史上修筑时间最长的铁路……
法国占领越南后,觊觎云南已久,尤其一战的爆发,使锡成为重要的战略物资,法国在欧洲战场深陷战争泥潭,而云南个旧的大锡无疑更成了法国政府眼中的肥肉,更加坚定了法国修筑从越南经个旧到昆明的铁路的决心。1905年,法国经营的滇越铁路滇段工程已开始全面施工,云南的爱国绅商深感主权丧失,倡议集资抽收盐、粮股款修建滇蜀铁路,但是认股的人数不多。光绪三十四年,官商集议,除了盐、粮股外,在个旧大锡的项目下征收"锡股"、"炭股"。至宣统年间,个旧的绅商以修建滇蜀铁路对锡矿经营无利,要求将抽收的"锡股"、"炭股"退还,作为修建个碧铁路的股本,但未得到清政府同意。后几经商议,清政府决定修建个碧铁路,由滇蜀铁路公司承办,辛亥革命爆发后,政权更替,这一决定因而废止。
中华民国元年(1912年),个旧绅商再行商议,确定在为滇蜀铁路股金抽足后,仍然沿用其办法,由各个厂商自动抽取新股,并增加"砂股",作为个碧铁路的修建资金。集资办法由李文山、朱朝瑾等人呈请云南省政府都督蔡锷照准,随后由发起人组织股东会,草拟章程,筹组铁路公司。
1913年,个碧铁路公司在蒙自成立,由云南行政公署以滇蜀铁路公司为代表、以及个碧铁路公司股东代表共同组建,属于官商合办,公司章程由云南省国民政府转报中央国民政府交通部立案。次年,陈鹤亭出任个碧铁路公司总理,周柏斋任协理,聘请了法国人尼弗礼士为工程师,主持个碧铁路的勘测与设计施工,确定轨距为60厘米寸轨。
陈鹤亭,云南石屏宝秀人,一个在中国近代史上有着重要意义的实业家,一个把中国第一条国人自己修建的铁路修到了自家门口的人。他从宝秀这个宁静而古老的滇南小镇出发,中中国历史上最后一科进士,东渡日本游学,回国后曾任中华民国大总统黎元洪的秘书,最后,他选择了宝秀作为终点——他自己的铁路的终点。
铁路公司成立后,由于修路耗资巨大,公司资本不足以支持运转,陈鹤亭做出了一个历史上闻未所闻的决定:发行钞票筹集资本。该方案1928年得到当时云南都督唐继尧的批准,随即,个碧石铁路银行成立,总行设在个旧,下设蒙自、昆明、建水、香港4个分行,先后4次发行纸币,为铁路建设筹集所需资金共计800多万元,为个碧石铁路初期建设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
1915年5月5日,个碧铁路开工修建。由于"个碧石铁路"分三个历史阶段建设,历经21年零5个月,总长176.975公里,故而铁路公司名称也随修路进展而相应改名。
在铺路轨时,采用怎样的轨距让股东们游移不定。陈鹤亭果断决定使用600毫米的寸轨,这样既能阻止外国势力入侵,又能节约大量资金。在使用枕木材料上人们也有异议,是仿效滇越铁路用铁枕还是用木枕?陈鹤亭接受工务科长的合理化建议,采用取材方便、价格便宜又不受外国人制约的木材。
于是,小火车走在中国唯一的民营铁路上,永远保持着大工业革命的绅士风度,与一群硬骨头的中国厂商在个旧完成最尊严的结合,让建水的朱家花园、张家花园等等从锡矿山驼回去的村庄,有了一种思想的速度。这座小火车陈列馆也暗藏着人文,也被一车皮一车皮的诗歌,从农村包围到城市,车轮亲吻铁轨的声音、小马灯亮起的信号以及永不消逝的汽笛,成为了城市的田园吟唱。
于是,在民国初年,当中国大地还在封建的余辉中叹息命运多粲的时候,偏远闭塞的云南,居然有自己的火车奔驰在火热的红土地上,奏响一曲惊世骇诉的工业之歌。
小火车在山间摇曳,叮叮当当的翻山越岭,把外面的文明带到云南的田间地头,把云南的物资产出变成滚滚的财富。铁路初建成时,使用的是自己设计的小火车头,由于技术落后,机车马力小,而沿线山高路陡,是世界上最慢的铁路,运力不足,铁路一度亏损。后铁路公司致信美国,请美国的机车公司设计机车,美国回复:你们云南就有专家,你们去找他,他叫何瑶。几经周转铁路公司找到何瑶,设计出马力大的机车头,火车速度大幅度提高,效益明显,铁路公司开始赢利......
陶村,石屏县城,古老的街道,寂静的青石小巷中,仰望一线细长的、历史的天空,仿佛在诉说70年前,这里曾站在工业化的边缘。浩瀚的异龙湖边,个碧石铁路就沿着湖畔山脚蜿蜒而过,在陶村一个拐弯,向着陈鹤亭先生的故乡——宝秀挺进。
20分钟的车程,走进宝秀,宁静的乡村小镇,90年后,和90年前陈鹤亭修建铁路时,甚至没有发生大的变化,还是一样的宁静,一样的深沉。少见钢筋混凝土的楼房,古老的土木房屋,斑驳的墙壁记载着历史的足迹。个碧石铁路,好像没有把工业化带到这里,带来的仅仅是陈鹤亭屹立在历史长河中一个伟岸的身躯。
随着现代交通运输的发展,个碧石铁路已经渐渐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,如今的个碧石铁路,只有每天偶尔寥寥的几班货运列车,在夜晚进站的时候发出一声响彻夜空的长鸣,还在提醒着我们——这,是历史的声音。

碧色寨火车站

 

 
按种类区分

干仓普洱熟茶

干仓普洱生茶

常规普洱茶

 
按年份区分

3年仓存普洱新茶

4-5年仓存普洱茶

6-7年仓存普洱茶

远年普洱茶

 
普洱茶公告区

普洱茶留言板

老朋友预定留存记录

留言板的使用和历史记录

出仓,仓存和零片茶信息

关于普洱茶的文章

 
购买仓存普洱茶
联系方式
直接汇款
淘宝方式
 
叶伟
电话:13312581058
电子邮件:sales@ynttc.com
     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